欢迎访问佳句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文章正文

邻居的粗大让我满足 又粗又大的机巴好爽

时间: 2020-05-22 15:06:41 | 来源: 佳句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邻居的粗大让我满足 又粗又大的机巴好爽

庄文如一张脸青红皂白,乔妤一张脸无辜纯良,“以后我要想成功嫁入陆家的话,还要请二婶多多教教我呢。”

“乔妤!”庄文如气得浑身颤抖地吼着乔妤的名字。

乔妤这番话等于明明白白告诉她,她要跟乔玥抢陆南城了,还有乔妤说什么让她教教,分明是在讽刺她曾经的手段更不光彩!

乔妤幽幽叹了口气,“脸都是自己给的,二婶别怪我说话难听啊。”

 文学

庄文如要被气哭了。

乔妤轻描淡写地就将她一个晚辈怼长辈的责任给推的一干二净,暗暗嘲讽着是她自己不给自己脸才被这样羞辱的。

庄文如凶悍了半辈子,今天被乔妤给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气的她心脏病都要出来了。

而就在庄文如还沉浸在愤怒中的时候乔妤已经轻飘飘换了话题,“我哥入狱还有我姐姐出车祸的事,最好不要让我查出来跟你们有关,不然的话——”

乔妤歪着那张好看的美丽面容脆生生朝庄文如宣告着,“不然我也让乔湛进监狱,让乔玥出车祸。”

庄文如要疯了,“你敢!”

乔妤仰着自己漂亮的下巴没有任何畏惧地回着她,“你看我敢不敢!”

庄文如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喘气,正如刚刚被她气到呼吸困难的乔仁民那样,而乔仁民在乔妤出手之后全程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里,对两人之间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不管不问,也等于默认了乔妤对她这个二婶不敬。

乔妤说完之后忽然又摇了摇头,勾起唇角冲庄文如笑的娇俏,可庄文如却只感受到了森森寒意,乔妤说着,“不对不对,我不会让乔湛进监狱的,我会让乔湛对我更加的欲罢不能,让二婶每天都死去活来。”

“乔妤!”

庄文如是真的被气疯了,什么形象都不顾了,“你这个小贱人!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庄文如这样说完就朝乔妤扑了过去,她今天一定要撕烂了乔妤。

乔妤丝毫没有慌张害怕,而是将自己的手机从口袋里掏了出来径自对准了扑过来的庄文如,“二婶,您知道吗,从我刚刚下来就已经打开了手机视频,如果您想乔湛对我这个堂妹的感情被公之于众的话,如果您想您这副泼妇样被公之于众的话,就请继续过来打我哦。”

庄文如扑向乔妤的行为,就那样因为乔妤冲她举起来的手机而硬生生止住了。

庄文如哪里能想到乔妤这个小狐狸精能这样有心机,竟然提前开了录音功能,她自己的名声她可以不在乎,可是儿子乔湛的名声她不能不在乎啊。

整个南城的人都知道乔湛跟乔妤是堂兄妹,喜欢自己的堂妹这种事被爆出来的话,乔湛的名声一下子就臭了,不管到底乔湛跟乔妤之间是否有真正的血缘关系。

“二婶,不送了。”乔妤瞧了一眼庄文如气到半死却又不能拿她怎样的表情,心情愉悦地送客。

庄文如气急败坏的出了乔家,直接去了医院。

她要去医院让医生给她开个单子,回去好给儿子乔湛看看,乔妤这个没良心的把她都给气出病来了,他要是想气死她这个当妈的话,就继续纠缠乔妤去吧。

庄文如离开之后乔妤连忙关心询问着乔仁民,“爸爸,您还好吧?”

乔妤很怕乔仁民被庄文如给气出个三长两短来,这个家现在已经够千疮百孔的了,乔仁民要是再有个什么事的话,乔妤怕自己真的就撑不住了。

所以刚刚乔妤才会那样毫不留情而地怼庄文如,她要这一次就把庄文如以后想来找事的心给彻底打压下去,还乔仁民一份清净,也还她一份清净,这样她才能更好地将心思放在公司的经营上,她可没那么多闲工夫整天跟乔玥还有庄文如撕。

乔仁民摇了摇头,“我没事……”

然后是乔仁民又叹了口气,“你二叔真的是一步错步步错啊,你爷爷当初一点都不喜欢庄文如,觉得庄文如素质差品性劣完全胜任不了乔家儿媳妇这个身份,你爷爷也是一片好心为你二叔考虑,因为他觉得你二叔虽然品性有差,但如果有一个贤妻很好地引导着的话肯定会前途无量。”

“但是你二叔一方面为了跟你爷爷置气,越是你爷爷不喜欢的他越要娶,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想要庄文如肚子里的儿子,所以就跟庄文如走到了一起,这些年你二叔做的那些事——”

乔仁民说到这里脸上也划过了一丝冷意,就那样一字一句郑重交代着,“如果他跟庄文如真的对你哥哥和你姐姐做了什么的话,妤儿,一点都不要心慈手软,他们该得到什么样的惩罚就让他们得到什么样的惩罚!”

乔妤俏脸上也全是冰冷,“您放心,我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

乔妤的性格绝对的是睚眦必报,不是那种善良无害的小白兔,更何况乔沐跟乔荞都是她最爱的亲人,如果他们出事是因为有人在背后做了手脚的话她一定不会轻饶。

吃过早餐之后乔妤去了公司,白泽尽职尽责地给她汇报昨天在陆氏开会的内容,期间白泽无数次跟乔妤强调陆南城的眼神有多吓人,他这个职场小菜鸟真是用尽了洪荒之力才扛住了陆南城的摄人威严。

乔妤安抚着白泽受伤的心,“好啦好啦我知道你辛苦了,晚上请你吃好吃的。”

白泽一点都不客气,“必须得请我吃饭啊,不然对不起我为你承受的陆南城的屠戮,真的是屠戮啊,你是没领教过陆南城那眼神——”

白泽想起昨天会议上陆南城的眼神就不寒而栗,但白泽心里也很羡慕陆南城拥有这样的威严,仅仅是一个眼神就能把人震慑住。

这种气质,是岁月赋予陆南城那个年纪的男人的,也是陆南城的家世以及金钱堆砌出来的尊贵,当然更多的还是陆南城自身的优秀出众带给他周围的人对他的那种信服和钦佩。

白泽每每看着陆南城心里总在感叹着,什么时候他也能像陆南城那样呢。

乔妤边翻看着白泽给她做的会议内容的PPT边夸赞着白泽,“不过小白,作为一个新人来说,我觉得你真的做的很好。”

昨天开会的内容白泽一一详尽给乔妤列了出来,还标注了重点。如果没有白泽昨天的毅力和这份PPT,乔妤觉得自己有得苦头吃了。

白泽有些不太好意思地主动坦白着,“其实,在最初被你选中当助理的时候我有拜师学艺。”

“哦?”乔妤很是好奇。

白泽又说着,“我想着你这样看重我,我自然不能让你失望,于是我就找了我学姐学习,她是盛煌娱乐的经济人,虽然不是金牌经纪人,但也算小有名气了,在我心中她可是很优秀的女强人了。”

乔妤顿时来了兴致,“我可不可以也去拜师啊?”

乔妤也很想找个人来教一下自己怎样在职场上披荆斩棘,以前她在伦敦虽然跟朋友一起合伙开了公司,但那充其量不过是小工作室的性质,跟现在管理乔氏相比完全是不同性质。

白泽叹了口气,“别提了,她最近在离婚根本没时间管别人的事了。”

白泽又很是气愤地说着,“为什么像她还有乔荞姐这样的好女人,都要遭遇渣男呢?她老公跟他前女友又搞到一起了,被她抓奸在床。”

乔妤轻快地笑了笑,“想知道为什么?”

白泽用力点头,乔妤摊了摊手,语气潇洒,“因为老天爷是要把最好的给她们留到最后啊。”

乔妤潇洒自信的话让白泽郁结的心情缓解了很多,许多时候白泽愿意尽心尽力地为乔妤工作,不仅仅是因为她是上司,而是因为她的人格魅力。

看似漫不经心又坏又声名狼藉,实际上比任何人都积极向上。

陆南城在下午快下班的时候给纪杭打电话,询问纪杭是否夜班如果不是的话晚上一起吃饭喝酒,纪杭在那端欲言又止,“其实,我有约了……”

陆南城是什么人啊,从他那欲言又止的语气里就可以猜透一切,“不要告诉我约你的那个人是乔妤?”

纪杭轻咳了一声,“就是她啊,说上次我借了她五十万还有她姐姐病情的好转,要感谢我请我吃饭。”

如果不是乔妤,他用得着这样纠结是否要告诉陆南城实情吗。

乔妤那边之所以约了纪杭一起,是因为她想着反正晚上要请白泽,不如连纪杭一起请了吧,人多也热闹。

陆南城在这端语气幽幽,“我给了她陆氏这个项目,她怎么不知道感谢感谢我?”

不是陆南城爱计较什么,他给了乔妤项目,纪杭不过借给了她五十万,陆氏这个项目她做好了可不知道会是几个五十万的利润,她想着请纪杭吃饭,到他这儿怎么什么表示都没有?

纪杭吐槽着他,“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不是都睡了人家还想要人家怎么感谢?”

陆南城冷哼了一声,“别告诉我你帮她的心思就单纯了,一年前跟你睡了一晚让你念念不忘的女人,难道不是乔荞?”

“你又是借钱给乔妤又是帮她说好话证明清白的,难道不是为了博取乔妤的好感从而让乔荞对你刮目相看?”

陆南城话语犀利,纪杭无语了半响之后咬牙回着陆南城,“算你狠。”

陆南城又兀自说着,“反正我心情不好晚上也要找你吃饭,你看是选她还是选我吧。”

纪杭,“……”

纪杭都不想吐槽陆南城了,既然他介意着乔妤不请他,那就干脆不请自来好了,还非得矫情地让他邀请。

好脾气地对陆南城说着,“那么陆总,请问你是否建议我们三个人一起吃晚饭呢?”

“你决定就好。”陆南城这样丢给纪杭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乔妤跟白泽讨论完工作之后白泽就出去了,乔妤窝在办公室里捋白泽给她做的PPT,恶补昨天自己错过的开会内容。

乔湛敲门进来的时候乔妤整个人都机灵了一下,虽然还是懒洋洋窝在椅子里的状态,但精神上已经高度集中了起来,准备应对乔湛。

乔湛额头上顶着一块白色的纱布进来,乔妤倒是愣了一下。

随即又公事化地问着,“乔副总怎么受伤了?没事吧?”

乔湛径自来到她的办公桌前,盯着她的双眼淡淡说着,“我跟我爸妈说让他们同意我娶你,被我爸用茶杯砸的。”

乔妤,“……”

早知道他这伤是这么来的,她才不会问呢。

而也是因着乔湛的这番话,乔妤瞬间明白了庄文如为什么一大早跑她家发飙了。

装作乔湛刚刚那番话只是玩笑,乔妤若无其事地再次开口,“有事?”

乔湛黑眸沉沉抿唇站在原地看了她半响,然后忽然绕过她的办公桌走了过来,乔妤惊了一下急急忙忙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漂亮的眸子瞪着乔湛问着,“你干什么?”

乔妤办公桌后面是一整排的书架,乔湛抬手拽过她来将她按在了那书架上,整个人也跟着欺身过来,乔妤心慌不已,抬手推着乔湛厉声吼着乔湛的名字,“乔湛!”

乔妤试图用凌厉的语气来提醒乔湛不要做违背道德伦理的事情,然而乔湛却像是疯了一样,狠狠将她抵在书架上径自吻了过来。

乔妤震惊地睁大了眼,急急忙忙歪着头躲避着。

然而男人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乔湛又在情绪失控之下,乔妤柔软的唇就那样被乔湛得逞吻住。只是无论乔湛怎样努力乔妤都紧紧抿着自己的唇不让乔湛吻地更深,最后乔湛气恼之下歪头在她白皙的脖颈上狠狠咬了一下,乔妤唇上得到自由的同时冲着门外就大声喊着,“白泽!”

白泽匆匆进来看到乔湛按着乔妤的画面也惊愕不已,白泽一直以来都知道乔妤跟乔湛不和,但没想过乔湛竟然对乔妤有那方面的心思,两人毕竟是堂兄妹不是吗?

现在白泽才终于明白,原来乔湛对乔妤的冷脸是因为爱而不得而生的怨,而不是因为两人各自立场不同的对立。

乔湛在白泽进来之后就松了乔妤,但一双眸子却是从未离开过乔妤,乔妤气得浑身都颤抖了,抬手抹了把自己被乔湛吻过的唇红着眼对白泽大声交代着,“以后不准乔副总再进我的办公室!”

“是是是!”白泽跟乔妤共事了一个多月,还从来没见她被气成这样呢,当下连声应着只为了让她能消消气,当老板的心情不好,就是他这当助理的工作的失误!

乔湛因着她擦嘴的嫌弃动作而脸色也很不好看了起来,“在陆南城那儿,你送上门去让他亲,在我这儿,我主动亲一下就气成这样?”

乔妤疯了,被乔湛的荒唐给气疯的,一出口连脏话都飚出来了,“我愿意送上门让他亲,因为他能带给我足够的利益,你他妈能带给我什么?”

“你是想带给我堂兄妹乱伦的臭名声呢,还是想带给我你爹你妈尖酸刻薄的羞辱?亦或者是让你爹把你的头给打爆!”

乔妤吼地声嘶力竭震天响,乔湛看着她愤怒到失态的模样握紧了垂在身侧的双手说道,“你不要逼我。”

乔妤很想一脚踹翻乔湛,“是你不要逼我好吗!”

最后是乔湛深深看了她一眼之后沉着脸转身离开,乔妤则是烦躁地将自己丢进办公椅里,一句话都不想说。

白泽看了一眼她脖颈上的红痕,忍不住问着,“老板,乔副总他对你——”

他感觉自己好像撞见了什么见不得人的豪门秘闻,不知道会不会被乔湛灭口,不过按照他的身手乔湛想灭他也没那么容易。

乔妤没好气地揉着额头哼着,“就你看到的那样呗,老变态一个。”

白泽,“……”

她说乔湛变态就变态吧,还非加个“老”字,她到底是有多嫌弃陆南城还有乔湛这个年纪的男人?不是都说女人就喜欢成熟稳重的男人吗,因为那样的男人能给她们安全感,还会疼人。她的年纪跟他们正好相配啊,大叔萝莉多好,结果她嫌弃完了陆南城又嫌弃乔湛,他还整天苦恼着自己要怎样才能变的成熟呢。

想到之前乔妤说晚上请自己吃饭的事,再看了看乔妤现在的坏心情,白泽主动说着,“老板,晚上要不要你别请我吃饭了吧,我看你心情也不怎么样……”

乔妤睁开眼坚定地说着,“请,继续请,不耽误,正好你们陪我喝酒消愁。”

纪杭并不知道乔妤晚上还请了白泽一起,他以为只请他自己一个人呢。白天的时候乔妤去医院看望乔荞,临走的时候问他晚上是否有时间,有时间的话她要请他吃饭。 

文章标题: 邻居的粗大让我满足 又粗又大的机巴好爽
文章地址: http://www.186jiaju.com/wenzhang/aiqingwenzhang/201465.html
文章标签:让我  粗大  好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