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佳句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百家杂谈 > 文章正文

乖你终于属于我了 扒开美妇雪白大腿挺进

时间: 2020-05-22 15:06:32 | 来源: 佳句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乖你终于属于我了 扒开美妇雪白大腿挺进

她怎么知道纪杭会带陆南城来,她明明是请纪杭跟白泽的,陆南城来凑什么热闹啊,要是早知道他会来她就换件高领的衬衣了。

就在乔妤心里腹诽着陆南城的不请自来的时候,是对面的陆南城抿了口茶平静说着,“很热那就脱了外套好了。”

乔妤呵呵笑着裹紧自己的风衣,“不热不热……”

 文学

陆南城懒得跟她绕来绕去,眸光阴沉地盯着她直接问着,“脖子上谁弄的?”

乔妤心里狠狠了颤一下,他眼睛也未免太尖了吧,竟然什么都看到了,但还是硬着头皮死撑着装傻,“什么谁弄的啊?”

陆南城没说话,直接给了她一个薄凉而阴沉的眼神。

乔妤想她总算能体会到白泽说的陆南城的眼神屠戮是什么意思了,陆南城那人气场太强大,脸一沉眼一禀,确实让人后背发凉头皮发紧。

但她乔妤是什么人啊,才不会被他一个眼神给吓到呢,就那样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胡乱说着,“就是蚊子咬了一口我挠红了啊……”

陆南城勾唇冷笑了一声,“四月份的天气,你跟我说有蚊子?”

乔妤被噎到一点面子都没有了,忍不住恼羞成怒,气呼呼地怼着他,“你管我被谁弄的呢,你又不是我的谁!充其量我们不过睡过一次而已,也不是什么男女朋友的关系,你追问这些是不是管的有些宽?”

乔妤一口气吼完,嘴上觉得爽了,吼完之后对上陆南城冷峻的脸,顿时觉得有些怂。

乔妤以为陆南城会被她的话给气到发火呢,谁知他那人的修为还真不是普通人能到的境界,就那样换了个姿势继续长腿交叠坐在那儿,懒洋洋反问着,“觉得我管的宽?”

乔妤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陆南城继续慢悠悠跟她确认着,“以后再不需要我了,是吗?”

换言之,以后遇到事情的话不要再去求他帮忙,不管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方式,还是用付出身体讨好他的方式。

乔妤咬唇瞪着他,恼着这人拿捏人心的方式,真是尖锐而又恶毒啊。

这个乔妤不敢说不需要,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自己以后会遇到什么,她的处境内忧外患,她这一路走下去只怕是会事故频发,她迫切需要陆南城这样的依靠。

她不说话,陆南城则是直接做了决断,“既然还需要我,那我就有资格管你,因为我不喜欢属于我的东西被别人碰,物品一样,人也一样。”

乔妤内心翻了无数个大白眼,她什么时候属于他了?但是她也不敢反抗啊,他这话的意思是以后他的大腿还会给她抱,她怎么可能拒绝。

眼看着她的嚣张被自己修理的一点脾气都没有了,陆南城的语气终于有了一丝恼火的情绪在里面,“今晚到我那儿去,我要看着你洗二十遍。”

乔妤惊地拍桌而起,“陆南城,你怕是有病吧。”

洗二十遍,她脖子上的皮肤都要搓烂了。

虽然她也很恼火乔湛的所作所为,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她也不能怎样啊,她唯一能做的是吃一堑长一智以后离乔湛远点。

陆南城眯了眯眼,“不同意?那以后就不要再找我了。”

乔妤,“……”

他要不要这样闷骚啊,介意她被别人吻了就直说呗,拐弯抹角若无其事了半天,还不是表达了一个介意的意思?

这样有意思吗?

累不累啊?

乔妤不知道陆南城累不累,反正她心好累。

罢了罢了,他要她去他那儿那就去好了,他要洗二十遍那就洗好了。

终于结束了她脖子上这个吻痕的话题,乔妤以为陆南城对她的屠戮终于可以结束了,刚松了一口气准备喝杯茶缓缓呢,结果就听陆南城又幽幽说着,“为什么选白泽当你的助理?”

乔妤简直欲哭无泪。

他这是审问起来没完没了了吗?还要不要吃饭了啊。

张嘴刚要说什么呢,对面的男人又语气凉凉警告了她一句,“说实话。”

乔妤想说出口的话就那样哽住了,她原本想敷衍他说因为白泽是职场菜鸟她能降得住白泽所以选了白泽呢,他来这么一句,摆明了看穿了她想要敷衍的心思……

乔妤于是只好实话实说,“赏心悦目呗。”

说实话就说实话,他可别嫌她肤浅。

她当初选择白泽,纯属白泽的颜值和气质在一众面试的人中取胜,她那个时候就能预见她做这个乔氏总裁会有多痛苦,所以当然要选个赏心悦目的助理了,这样每天才能有点好心情不是吗?

她选白泽的另外一方面则是看重了白泽简历上写着的跆拳道黑带这项技能,这等于花了一分钱既雇佣了助理又雇佣了保镖啊,所以她当场就敲定了白泽,差点把一众高层给气死。

当然,她自己也是用了白泽以后才发现白泽身上竟然有那么多优点,比如上进,努力,细心,聪明等等,她觉得自己无意间捡到了宝呢。

乔妤的话说完之后陆南城那张俊脸上不加掩饰地流露出了鄙夷的神色来,“第一次听说有人选助理是这样选的,不看工作能力看颜值。”

乔妤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他的冷嘲热讽,呵呵笑着为自己挽回点面子,“不走寻常路嘛。”

陆南城瞥了她一眼,点燃了一支烟之后眯着眼抽着顺便好心给她建议着,“个人认为,助理还是选同性比较好,这样不会有其他不相关的感情产生,也不会影响工作。”

所以在他接任陆氏总裁之后便将原先的总裁特助换成了自己现在的特助郑远川,秘书室的秘书除了年长且品行端正不会随便妄想觊觎什么的,其他年轻的女秘书也一概都换掉了,他很讨厌那些女人对他怀有不该有的感情,并且利用工作之便将那种感情大肆渲染。

乔妤眨了眨一双漂亮的眼睛,很是不赞同陆南城的话,“同性也不安全啊,说不定也能互相爱上呢,日久生情可是很可怕的。”

乔妤这番话对陆南城这个妥妥的直男来说简直是大逆不道,他完全无法想象男人为什么会爱上男人,更不懂乔妤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一时间被她气的就那样瞪着她说不出话来,偏偏她还一副无辜又无害的模样,陆南城狠狠吸了一口指尖的烟,随后将那烟头在面前的烟灰缸里重重按灭,起身走出去了。

不出去的话他怕自己会被她气死,乔妤很是无语地摊了摊手。

她有说错什么吗?

男人爱女人天经地义,男人爱男人也是情理之中。

真爱无罪不是吗?

四个人的晚餐,吃的实在是不怎么和谐。

没人跟陆南城说话,白泽是不敢,纪杭是没时间,不时地跟乔妤聊天,当然都是不动声色地从乔妤那儿聊乔荞的话题,惹得陆南城频频给他冷眼,鄙夷着他的老奸巨猾。

而因为被纪杭拉着聊天,乔妤自然也就没时间跟陆南城说话了,她还要抽空吃吃吃呢。

于是一顿饭下来,乔妤没跟陆南城说过话。

乔妤自己也不想跟陆南城说话,那人一说话就训她,谁愿意没事找训挨啊,所以她宁肯跟纪杭聊乔荞。

乔妤是多么聪慧狡黠的人啊,聊多了之后她就察觉到些什么了,不动声色地突然就问了纪杭一句,“纪医生,你这么关心我姐,是不是暗恋她啊?”

纪杭也没有直接回答是或者不是,只是微笑着反问了她一句,“不可以吗?”

乔妤用力点头,“当然可以。”

然后又说着,“暗恋你不早出手啊,害的她被林渣男伤了这样一场。”

纪杭还没等说什么呢,是乔妤又自顾自地若有所思地说着,“受过伤也好,受过伤之后才会活的更明白。”

乔妤这番话说完之后,是坐在她对面的陆南城眸色沉沉看了她一眼,似乎没想到她这样的性格还会说出这样深奥感性的话语来。

纪杭继续笑的温和,“确实,受过伤不是坏事。”

至始至终,纪杭都没有正面承认过对乔荞的感情,乔妤也没继续深究什么,虽然她很好奇,但她也能看得出来纪杭并不想多说什么,她不是那种没有分寸的人,试探过就行了,没有必要非得刨根问底,尤其是感情这回事。

晚饭结束之后纪杭问向陆南城,“怎么走?”

纪杭跟陆南城是分别开车来的,白泽跟乔妤一同开着乔妤的车来的,纪杭问这句话,其实主要是想表达乔妤由谁来送的意思。

陆南城淡淡回着,“她晚上去我那儿。”

纪杭微微惊讶过后又是一脸的欲言又止,“那个、医生说过了哈……”

他只能这样提醒着,作为医生,他也真是操碎了心。

乔妤尴尬地轻咳了一声,“纪医生,你想多了……”

乔妤想挽回一下自己的名声,纪杭三番两次提醒这件事,弄得好像她跟陆南城饥渴难耐似的,她根本没有那种想法好不好,她对那种事也根本不感兴趣!

白泽并不知道乔妤那晚跟陆南城在一起受伤的事情,一脸懵地问着,“难道你们盖着棉被纯聊天?”

男人跟女人一起过夜,难道不是为了那事?

是他太不纯洁了,还是他们有问题?

乔妤,“……”

将自己的车钥匙丢给白泽,没好气地说着,“你开我的车先走吧,赶紧的。”

白泽离开之后纪杭也意味深长地看了陆南城一眼,幽幽说着,“原来你是这样的陆南城。”

为美色所迷的陆南城。

陆南城被纪杭那眼神给盯地很想一脚将他给踹走,咬牙解释着,“我们有别的事。”

纪杭一脸的不信,不过也没多逗留,转身朝自己的车子走去了,留下了满脸尴尬的乔妤,还有面无表情的陆南城。

最终是陆南城率先走向了自己的车子,乔妤随后跟上。

路上乔妤给乔仁民打了个电话,说一声自己晚上不回去的事,省得乔仁民为她担心。

不过乔妤不敢直接说自己要去陆南城那儿过夜,于是就说着,“爸爸,我晚上在医院陪我姐,你先睡吧不用等我了。”

乔妤能感受出来乔仁民对她跟陆南城在一起的排斥,没有一个爸爸愿意看着自己的女儿用身体去换取什么。

可是乔氏也是父辈留下来的基业他也想保住又不得不看着乔妤走这一步,乔妤能感受出来乔仁民的这种矛盾,所以她只能尽最大可能地降低对乔仁民的伤害,毕竟乔仁民现在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很脆弱。

乔仁民在那端追问她是不是跟陆南城在一起,乔妤坚持自己在医院陪乔荞,好不容易把乔仁民安抚好了乔妤发现车子已经在陆南城楼下停住了。

想起上次在他家发生的事情,乔妤心里忍不住颤了一下,眼睛的余光瞥见驾驶室的陆南城已经解了安全带准备下车了,她只好转身去开车门。

她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乔妤看了一眼那号码脸色忽然凝重了起来。

握着手机接起电话来之后她的声音带着几分颤,“胜哥,是我拜托你的事有消息了吗?”

她一声胜哥喊出口,惹来旁边的陆南城回头看了她一眼,一双眉头忍不住深深蹙了起来。

整个南城只有一个胜哥,除了那个人,没人敢再称自己为胜哥。

景贤胜,南城最大的娱乐场所“胜煌”的老板,南城几乎没人敢惹的社会人物,传闻他残忍暴戾,嗜血狠毒。

其实根本不需要什么传闻,只需要知道一个人能垄断南城的娱乐产业,就该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了。

所以,现在乔妤跟这样的人有交集,陆南城怎么能不皱眉。

那端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是乔妤急急应着,“好的,我马上过去。”

乔妤挂断电话之后什么也顾不上了,转头询问着陆南城,“你能不能载我去个地方?”

陆南城还没等说什么呢,是乔妤自己又主动说着,“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但是能不能借我你的车子用一用?”

陆南城坐在那儿没动,脸色冷凝地问她,“找景贤胜做什么?”

乔妤讶异他竟然知道胜哥的全名,她这等人物只知道胜哥这个称呼而已,不过她这会儿也顾不上关注这个了,只低声如实交代着,“我拜托他查我姐姐车祸的事情,刚刚他在电话里告诉我,说查出结果来了……”

当初在得知乔沐和乔荞出事之后,乔妤本能地就觉得事情不简单。可是没有了乔沐和乔荞撑着的乔氏,她这个新上任的总裁一点本事都没有,想要去警局查乔荞出车祸的路段监控根本就查不到什么,走投无路之下她只好去找了传说中的胜哥。

如果没人做手脚那她就认了是命里注定乔荞会有这场祸事,可如果查出什么来她发誓一定不会轻饶对方。

陆南城紧紧盯着她咬牙说着,“你找他帮忙,他就肯帮?他景贤胜是那么好说话的人?”

乔妤声音闷着,“我当然答应了他一些条件……”

只不过她现在并不想说她都答应了景贤胜什么,她只着急地问着他,“我们现在可以不说这个吗,我急着知道结果,想赶紧过去……”

陆南城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才忍住自己掐死她的冲动,重洗系好安全带发动起车子载着她驶离。

乔妤没想到陆南城会好心地载她一起去,可是她也不得不承认,有陆南城在她身边陪着,她觉得心里没那么慌了,也没那么怕了。

忍不住就偷偷看了一眼正在专注开车的男人,男人好看的侧脸线条紧绷着,看得出来他现在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但是这样反而给他增添了几分清冷的气质。

乔妤觉得,很撩人。

这样欣赏了一番美男的完美侧脸,乔妤的心情放松了几分。

胜煌娱乐会所的顶层。

铺着厚重地毯的走廊里,乔妤边走着边不由自主地就挺直了脊背,让自己的气场全部打开,用这些外表上的强悍来掩饰她内心的脆弱。

路上她还补了补妆,惹来陆南城一阵侧目。

她也不管他,兀自一笔一画地细细描绘着自己的唇眼,她需要用这样色彩鲜艳浓郁的妆容来伪装自己。

乔妤觉得自己的妆容无比精致,保镖带领两人走到某扇金碧辉煌的门前她还对着手机检查了一番,一旁的陆南城冷眼问着她,“你觉得这样挺好看?”

乔妤收起自己的手机冲他扬起一个自认完美的笑容,“难道不是?”

“难看死了。”陆南城丢给她这样一句之后就径自推开门迈步走了进去,乔妤连生气的机会都没有就急忙跟着走了进去。

原本她是今晚来见景贤胜的人,应该她自己推门进来的,然而陆南城却在她之前进去了,这让跟在他身后的乔妤觉得心里一阵温暖,那种害怕的感觉也再次消散了很多。

因为如果让她自己推门进来,她怕自己会吓死。 

文章标题: 乖你终于属于我了 扒开美妇雪白大腿挺进
文章地址: http://www.186jiaju.com/wenzhang/baijiazatan/201458.html
文章标签:我了  大腿  美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