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佳句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友情文章 > 文章正文

宝贝乖好紧夹得我好爽 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小说

时间: 2020-05-22 15:06:30 | 来源: 佳句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宝贝乖好紧夹得我好爽 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小说

乔妤也很想找个人来教一下自己怎样在职场上披荆斩棘,以前她在伦敦虽然跟朋友一起合伙开了公司,但那充其量不过是小工作室的性质,跟现在管理乔氏相比完全是不同性质。

白泽叹了口气,“别提了,她最近在离婚根本没时间管别人的事了。”

白泽又很是气愤地说着,“为什么像她还有乔荞姐这样的好女人,都要遭遇渣男呢?她老公跟他前女友又搞到一起了,被她抓奸在床。”

 文学

乔妤轻快地笑了笑,“想知道为什么?”

白泽用力点头,乔妤摊了摊手,语气潇洒,“因为老天爷是要把最好的给她们留到最后啊。”

乔妤潇洒自信的话让白泽郁结的心情缓解了很多,许多时候白泽愿意尽心尽力地为乔妤工作,不仅仅是因为她是上司,而是因为她的人格魅力。

看似漫不经心又坏又声名狼藉,实际上比任何人都积极向上。

陆南城在下午快下班的时候给纪杭打电话,询问纪杭是否夜班如果不是的话晚上一起吃饭喝酒,纪杭在那端欲言又止,“其实,我有约了……”

陆南城是什么人啊,从他那欲言又止的语气里就可以猜透一切,“不要告诉我约你的那个人是乔妤?”

纪杭轻咳了一声,“就是她啊,说上次我借了她五十万还有她姐姐病情的好转,要感谢我请我吃饭。”

如果不是乔妤,他用得着这样纠结是否要告诉陆南城实情吗。

乔妤那边之所以约了纪杭一起,是因为她想着反正晚上要请白泽,不如连纪杭一起请了吧,人多也热闹。

陆南城在这端语气幽幽,“我给了她陆氏这个项目,她怎么不知道感谢感谢我?”

不是陆南城爱计较什么,他给了乔妤项目,纪杭不过借给了她五十万,陆氏这个项目她做好了可不知道会是几个五十万的利润,她想着请纪杭吃饭,到他这儿怎么什么表示都没有?

纪杭吐槽着他,“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不是都睡了人家还想要人家怎么感谢?”

陆南城冷哼了一声,“别告诉我你帮她的心思就单纯了,一年前跟你睡了一晚让你念念不忘的女人,难道不是乔荞?”

“你又是借钱给乔妤又是帮她说好话证明清白的,难道不是为了博取乔妤的好感从而让乔荞对你刮目相看?”

陆南城话语犀利,纪杭无语了半响之后咬牙回着陆南城,“算你狠。”

陆南城又兀自说着,“反正我心情不好晚上也要找你吃饭,你看是选她还是选我吧。”

纪杭,“……”

纪杭都不想吐槽陆南城了,既然他介意着乔妤不请他,那就干脆不请自来好了,还非得矫情地让他邀请。

好脾气地对陆南城说着,“那么陆总,请问你是否建议我们三个人一起吃晚饭呢?”

“你决定就好。”陆南城这样丢给纪杭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乔妤跟白泽讨论完工作之后白泽就出去了,乔妤窝在办公室里捋白泽给她做的PPT,恶补昨天自己错过的开会内容。

乔湛敲门进来的时候乔妤整个人都机灵了一下,虽然还是懒洋洋窝在椅子里的状态,但精神上已经高度集中了起来,准备应对乔湛。

乔湛额头上顶着一块白色的纱布进来,乔妤倒是愣了一下。

随即又公事化地问着,“乔副总怎么受伤了?没事吧?”

乔湛径自来到她的办公桌前,盯着她的双眼淡淡说着,“我跟我爸妈说让他们同意我娶你,被我爸用茶杯砸的。”

乔妤,“……”

早知道他这伤是这么来的,她才不会问呢。

而也是因着乔湛的这番话,乔妤瞬间明白了庄文如为什么一大早跑她家发飙了。

装作乔湛刚刚那番话只是玩笑,乔妤若无其事地再次开口,“有事?”

乔湛黑眸沉沉抿唇站在原地看了她半响,然后忽然绕过她的办公桌走了过来,乔妤惊了一下急急忙忙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漂亮的眸子瞪着乔湛问着,“你干什么?”

乔妤办公桌后面是一整排的书架,乔湛抬手拽过她来将她按在了那书架上,整个人也跟着欺身过来,乔妤心慌不已,抬手推着乔湛厉声吼着乔湛的名字,“乔湛!”

乔妤试图用凌厉的语气来提醒乔湛不要做违背道德伦理的事情,然而乔湛却像是疯了一样,狠狠将她抵在书架上径自吻了过来。

乔妤震惊地睁大了眼,急急忙忙歪着头躲避着。

然而男人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乔湛又在情绪失控之下,乔妤柔软的唇就那样被乔湛得逞吻住。只是无论乔湛怎样努力乔妤都紧紧抿着自己的唇不让乔湛吻地更深,最后乔湛气恼之下歪头在她白皙的脖颈上狠狠咬了一下,乔妤唇上得到自由的同时冲着门外就大声喊着,“白泽!”

白泽匆匆进来看到乔湛按着乔妤的画面也惊愕不已,白泽一直以来都知道乔妤跟乔湛不和,但没想过乔湛竟然对乔妤有那方面的心思,两人毕竟是堂兄妹不是吗?

现在白泽才终于明白,原来乔湛对乔妤的冷脸是因为爱而不得而生的怨,而不是因为两人各自立场不同的对立。

乔湛在白泽进来之后就松了乔妤,但一双眸子却是从未离开过乔妤,乔妤气得浑身都颤抖了,抬手抹了把自己被乔湛吻过的唇红着眼对白泽大声交代着,“以后不准乔副总再进我的办公室!”

“是是是!”白泽跟乔妤共事了一个多月,还从来没见她被气成这样呢,当下连声应着只为了让她能消消气,当老板的心情不好,就是他这当助理的工作的失误!

乔湛因着她擦嘴的嫌弃动作而脸色也很不好看了起来,“在陆南城那儿,你送上门去让他亲,在我这儿,我主动亲一下就气成这样?”

乔妤疯了,被乔湛的荒唐给气疯的,一出口连脏话都飚出来了,“我愿意送上门让他亲,因为他能带给我足够的利益,你他妈能带给我什么?”

“你是想带给我堂兄妹乱伦的臭名声呢,还是想带给我你爹你妈尖酸刻薄的羞辱?亦或者是让你爹把你的头给打爆!”

乔妤吼地声嘶力竭震天响,乔湛看着她愤怒到失态的模样握紧了垂在身侧的双手说道,“你不要逼我。”

乔妤很想一脚踹翻乔湛,“是你不要逼我好吗!”

最后是乔湛深深看了她一眼之后沉着脸转身离开,乔妤则是烦躁地将自己丢进办公椅里,一句话都不想说。

白泽看了一眼她脖颈上的红痕,忍不住问着,“老板,乔副总他对你——”

他感觉自己好像撞见了什么见不得人的豪门秘闻,不知道会不会被乔湛灭口,不过按照他的身手乔湛想灭他也没那么容易。

乔妤没好气地揉着额头哼着,“就你看到的那样呗,老变态一个。”

白泽,“……”

她说乔湛变态就变态吧,还非加个“老”字,她到底是有多嫌弃陆南城还有乔湛这个年纪的男人?不是都说女人就喜欢成熟稳重的男人吗,因为那样的男人能给她们安全感,还会疼人。她的年纪跟他们正好相配啊,大叔萝莉多好,结果她嫌弃完了陆南城又嫌弃乔湛,他还整天苦恼着自己要怎样才能变的成熟呢。

想到之前乔妤说晚上请自己吃饭的事,再看了看乔妤现在的坏心情,白泽主动说着,“老板,晚上要不要你别请我吃饭了吧,我看你心情也不怎么样……”

乔妤睁开眼坚定地说着,“请,继续请,不耽误,正好你们陪我喝酒消愁。”

纪杭并不知道乔妤晚上还请了白泽一起,他以为只请他自己一个人呢。白天的时候乔妤去医院看望乔荞,临走的时候问他晚上是否有时间,有时间的话她要请他吃饭。

所以才对陆南城说介不介意他们三人一起吃饭,结果没想到乔妤还带了白泽来。

因为是乔妤请客,所以她事先定好了包厢告诉了纪杭,纪杭跟陆南城先过来了,两人在包厢里坐了没一会儿就听到外面传来女孩子带着轻快笑意的声音,“小白,我看你最近脸上起了几个痘痘,你这是严重的火气旺盛内分泌失调,需要纾解纾解了。”

然后是白泽有些抗拒的声音响起,“老板,你说话尺度不要这么大好不好,我会害羞的。”

乔妤很是不以为意,“嘁,在我面前你有什么好害羞的,我又不是外人。”

两人聊天的内容就那样传入了包间里的两人耳中,感受到身旁陆南城的低气压之后,纪杭默默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茶,在心里祈祷乔妤好运。

男人对跟自己有过身体关系的女人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占有欲,就像他在得到过乔荞之后就莫名看她跟那个渣男林清远各种不顺眼。

即便她们跟自己没有任何名分上的关系,但就是生气,更别提白泽还是外形英俊帅气的小鲜肉了。

乔妤完全没想到陆南城会来,就那样边跟白泽开着玩笑边推门进了包厢。

白泽身材高大面容英俊,不笑的时候看起来挺高冷的不怎么好接触,但实际上他的性格很温和而且很容易害羞,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软萌,尤其是说两性话题的时候。

所以乔妤平日里没事就爱逗逗白泽,看白泽脸红害羞她觉得有极大的反差感,很有意思。

两人进了包厢,乔妤一抬眼看到里面坐着的陆南城,一度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旁边的纪杭看出了乔妤的惊讶,主动起身解释着,“陆总说他今天心情不好非要让我陪他吃饭喝酒,于是我就带他一起来了……”

白泽在一旁接过话去,“我老板心情也不好——”

只不过白泽的话刚说到这里就连忙收了回去,他这样透露老板的心情是不是不太好?

那厢乔妤的视线跟陆南城对上,乔妤觉得自己魔怔了,她看着陆南城的时候满脑子回放着的竟然是那一晚她跟陆南城亲密纠缠的画面,还有昨晚在他家门后发生的一切。

男人薄凉的唇,修长的手,结实的身体,还有男人狠而重的力道,都让乔妤口干舌燥,脸上发烫。

而为了掩饰自己满脑子带颜色的画面她连忙呵呵笑着说着,“这天真是越来越热了……”

然后抬手想脱掉自己身上的风衣外套,借以掩饰自己越来越红的脸色。

一旁的白泽想起她脖子上被乔湛给吻的那个痕迹,连忙上前严肃地一把将她的风衣给拎了上来紧紧护住了她的脖子,关心说着,“天气并不热,室内还是阴冷的,老板你还是穿着衣服吧。”

白泽说完之后朝乔妤眨了眨眼,乔妤瞬间想起了自己脖子上的痕迹,于是老老实实裹好了自己的风衣。

然而为时已晚,陆南城早在乔妤外套落下一半的时候就眼尖地看到了她脖子上的痕迹,因为乔妤今天穿的是件圆领的针织衫,修长白皙的脖颈整个都露了出来,加上她皮肤又白,那一块红色的痕迹很是明显。

纪杭也看到了,一时间也有些方。

这是什么情况,据他所知乔妤跟陆南城两人今天并没有见过面,所以乔妤脖子上那吻痕是谁弄的?

还有这个白泽,刚刚他又是帮乔妤拎衣服又是关心乔妤着凉又是跟乔妤眉来眼去的,难道他不知道乔妤跟陆南城的关系?

起身主动说着说着,“我去点菜。”

然后又叫了白泽一起,“你陪我一起吧。”

“好的。”白泽连忙随着纪杭出去了。

包间的门被关上之后里面只剩下了乔妤跟陆南城,乔妤浑身都不自在,讪讪在陆南城对面的位置上坐下,完全不知道说什么。

她怎么知道纪杭会带陆南城来,她明明是请纪杭跟白泽的,陆南城来凑什么热闹啊,要是早知道他会来她就换件高领的衬衣了。

就在乔妤心里腹诽着陆南城的不请自来的时候,是对面的陆南城抿了口茶平静说着,“很热那就脱了外套好了。”

乔妤呵呵笑着裹紧自己的风衣,“不热不热……”

陆南城懒得跟她绕来绕去,眸光阴沉地盯着她直接问着,“脖子上谁弄的?”

乔妤心里狠狠了颤一下,他眼睛也未免太尖了吧,竟然什么都看到了,但还是硬着头皮死撑着装傻,“什么谁弄的啊?”

陆南城没说话,直接给了她一个薄凉而阴沉的眼神。

乔妤想她总算能体会到白泽说的陆南城的眼神屠戮是什么意思了,陆南城那人气场太强大,脸一沉眼一禀,确实让人后背发凉头皮发紧。

但她乔妤是什么人啊,才不会被他一个眼神给吓到呢,就那样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胡乱说着,“就是蚊子咬了一口我挠红了啊……”

陆南城勾唇冷笑了一声,“四月份的天气,你跟我说有蚊子?”

乔妤被噎到一点面子都没有了,忍不住恼羞成怒,气呼呼地怼着他,“你管我被谁弄的呢,你又不是我的谁!充其量我们不过睡过一次而已,也不是什么男女朋友的关系,你追问这些是不是管的有些宽?”

乔妤一口气吼完,嘴上觉得爽了,吼完之后对上陆南城冷峻的脸,顿时觉得有些怂。

乔妤以为陆南城会被她的话给气到发火呢,谁知他那人的修为还真不是普通人能到的境界,就那样换了个姿势继续长腿交叠坐在那儿,懒洋洋反问着,“觉得我管的宽?”

乔妤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陆南城继续慢悠悠跟她确认着,“以后再不需要我了,是吗?”

换言之,以后遇到事情的话不要再去求他帮忙,不管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方式,还是用付出身体讨好他的方式。

乔妤咬唇瞪着他,恼着这人拿捏人心的方式,真是尖锐而又恶毒啊。

这个乔妤不敢说不需要,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自己以后会遇到什么,她的处境内忧外患,她这一路走下去只怕是会事故频发,她迫切需要陆南城这样的依靠。 

文章标题: 宝贝乖好紧夹得我好爽 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小说
文章地址: http://www.186jiaju.com/wenzhang/youqingwenzhang/201455.html
文章标签:好大  舒服  宝贝
Top